体育彩票走势图首页|体育彩票走势图怎么
English
聯系我們
網站地圖
郵箱
舊版回顧



【中國科學報】化作春泥育青禾

文章來源:中國科學報 丁佳 肖潔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4-04  【字號:     】  

  “國家培養了我,中科院培養了我,我要為國家再作一點貢獻。”

  4月2日,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,兩位耄耋老人讓在場所有人為之動容。中國科學院院士、88歲高齡的鄭儒永和老伴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黃河,將畢生積蓄150萬元捐獻給了中國科學院大學教育基金會,成立永久性“鄭儒永黃河獎學金”,以激勵青年學子在科學研究的道路上,不負時光,努力向上。

  自己做衣服的“大小姐”

  鄭儒永是我國著名的真菌學家,她在國際上首次發現高等植物中的內生毛霉,首次報道了我國特有的人體病原毛霉新種和新變種,主編完成《中國真菌志—白粉菌目》,該書成為國際公認的白粉菌目檢索書。

  1931年出生于中國香港的鄭儒永,父親是我國著名金融家、銀行家鄭鐵如先生;母親謝紉瑜是北京師范大學第一屆畢業生,出身江蘇武進謝家,亦是名門閨秀。

  盡管是別人眼中的“大小姐”,但鄭儒永平時生活非常簡樸。中科院微生物所副所長錢韋告訴《中國科學報》,鄭先生平時都是自己做衣服穿的,“鄭院士根本不看重金錢,沒有在任何地方兼職,也從不拿工資以外的報酬”。

  鄭儒永夫婦對自己“吝嗇”,對別人卻極為慷慨。為了這次捐贈,兩位老人去銀行一個存折一個存折地取錢,把幾十年的工資、公積金、院士津貼都取了出來。

  “當時,他們所有的錢加起來有180多萬,鄭院士想湊夠200萬,說還要再去找別的存款,最后我們一再勸說,請他們留下一點錢養老用,并表示根據政策,國科大基金會還會為這筆捐款提供一定的配套資金,兩位老人才很不情愿地接受了我們的建議。”錢韋說。

  站著工作的院士

  據了解,“鄭儒永黃河獎學金”將有40%傾向于提供給從事真菌學研究的研究生。這與鄭儒永的科研之路不無關系。

  鄭儒永先生畢生致力于真菌分類系統的合理化與完善,其多項科研成果曾獲得中科院科技成果獎、科技進步獎和自然科學獎。她的科研生涯碩果累累,在真菌學領域作出了巨大貢獻。

  由于工作需要,她最離不開的就是顯微鏡。她有一臺很古老的顯微鏡,這臺顯微鏡跟隨了她十幾年,她每天陪伴顯微鏡的時間甚至超過老伴黃河。

  可是,在顯微鏡前忘我的工作,使她患上了嚴重的“職業病”。2004年,鄭儒永的脊柱被“釘上”了2根鋼柱和9顆鋼釘,醫生告誡她,每天只能坐一小時,其余時間只能站著或者躺著。

  從那時起,鄭儒永就基本無法坐著工作。時年73歲高齡的她墊高了自己的辦公桌和實驗臺,每天站立8個多小時,無論是觀察顯微鏡還是撰寫論文,無論是手繪真菌圖譜還是查閱文獻,都是站立完成。

  這一站,就是15年。

  時至今日,鄭儒永仍然每天堅持工作,將自己畢生所學毫無保留地傳授給學生。

  “學系統真菌學的年輕人不容易,做起來很難。”鄭儒永夫婦曾這樣向所領導感慨。兩位老人沒有子女,便決定捐出自己的積蓄,幫助這些年輕人。

  怕麻煩別人的老師

  鄭儒永夫婦為了青年學生和患病兒童可以說傾其所有。2012—2018年,鄭儒永先后向北京海鷹脊柱健康公益基金會三次捐款共30萬元,用于貧病脊柱患兒的手術救治。

  最近,江蘇鹽城響水縣化工廠發生爆炸后,他們還向所里老師打聽,如何才能給予遇難者家屬捐助。

  鄭儒永的學生、中科院微生物所真菌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白逢彥回憶,鄭儒永對自己的學生,不管是學業還是生活上都非常關愛。“記得我年輕的時候,鄭老師還動員真菌室的老師們給我介紹對象。后來我結婚了,她對我的愛人、孩子也一直非常關心。”

  可對自己的事,他們卻從不去麻煩別人,即使90歲高齡,他們凡事也都是親力親為,買菜、做飯、打掃衛生,都還是自己做。

  “一個人做一件好事不難,難的是擁有追求事業和無私助人的精神境界。”中科院微生物所所長劉雙江說,“兩位老人作為老一輩科學家的杰出代表,漫長的半個世紀以來,嘔心瀝血,為科學事業貢獻了全部的力量,不求任何回報。他們心中有大愛,時刻銘記著報效祖國,服務人民。”

  (原載于《中國科學報》 2019-04-04 第1版 要聞)



(責任編輯:侯茜)

附件:

專題推薦

相關新聞


© 1996 - 中國科學院 版權所有 京ICP備05002857號  京公網安備110402500047號  聯系我們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號 郵編:100864

体育彩票走势图首页